位置: 首页 > 故事大全 > 侦探悬疑> 第三通恐吓电话

第三通恐吓电话

来源: 故事会 作者: 未知 时间: 2019-10-23 阅读: 次
  连环恐吓
  这天,警探吉姆在外面办完事回到警局时,搭档皮特对他说道:“下午一点半,市中学又接到一通恐吓电话,又是说炸弹即将在校园内爆炸。校长怕这次万一是真的,只好再一次疏散全校师生。上头命令咱们立刻带着防爆小组赶过去。”
  半个月前,市中学第一次接到炸弹恐吓电话,对方警告说15分钟后会有一枚炸弹在学校里爆炸。但在全员疏散、警方搜索之后,连炸弹的鬼影子都没发现。打电话来的人声音含糊,听得出是个男性。警方追查之后,发现电话是从本市的公共电话亭拨出的。
  今天上午十点半,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,害得警察又白出动了一趟。没想到第二通恐吓电话没过去多久,第三通恐吓电话又来了。
  等到吉姆和搭档带着防爆小组赶到中学时,所有师生已经全部疏散到操场上。吉姆的儿子戴夫也在这所中学上学,他远远望见戴夫和几个好友正靠着围墙聊天。
  一小时后,警方的搜索完毕,照样毫无发现,看来第三通恐吓电话也是一场恶作剧。校长命令学生们回去上课,自己带着两位警官去了办公室。
  吉姆问校长:“你有没有识别出那人的嗓音?”
  校长在办公桌后坐下:“没有,和以前一样,感觉对方用东西捂着嘴,声音不清晰。我已经派人去检查出勤记录。你们仍然觉得是某个学生干的吗?”
  皮特解释说:“这种事通常都是学生干的。他可能是讨厌学校,也可能只把这当成一个玩笑。”
  秘书将出勤记录送入办公室,校长浏览一番后递给两位警官:“一共91个学生缺勤,和平时差不多。”
  皮特翻阅出勤记录,和调查笔记中的名单做比较,最终得出结论:“鲍勃,莱斯特,只有这两名学生在三通恐吓电话打来时都缺勤。从记录上看,莱斯特常常旷课,就是个标准的差等生。依我看,调查能收尾了。”
  上门盘查
  吉姆和皮特开车到了莱斯特家,莱斯特的爸爸来开的门。
  皮特说:“我们是警察,想和你儿子聊一下。莱斯特今天没去上学,他是生病了吗?”
  莱斯特爸爸支支吾吾地说:“嗯……他感冒了,但他刚才去杂货铺买汽水了。”
  皮特继续发问:“那么他可不可能去外面的公共电话亭打恐吓电话呢?”
  莱斯特爸爸喊道:“不可能,今天我一直在家里看着儿子,他也就刚刚才出去。”
  皮特点了点头,这时一个金发少年穿着泳裤、披着毛巾走了进来,这一定就是莱斯特了。
  莱斯特爸爸见自己的谎话被当场戳破,脸一阵青一阵白。
  皮特询问莱斯特:“你今天去了哪里?我们知道你没去上学。”
  莱斯特咽了口唾沫,说:“我今天早上感觉难受,就留在家里,后来感觉好些,就去附近河里游了泳,晒晒太阳。”
  “有谁能为你作证吗?”吉姆问道。
  “我是一个人去的,没有别人。”莱斯特忐忑不安地问道,“难道又出现恐吓电话了?”
  皮特说道:“没错,而你是嫌疑人。”
  莱斯特涨红了脸,赶忙解释:“我承认今天我是装病没去上学,因为上午有公民课测试,下午有历史课测试,而我知道自己肯定会考砸。”
  莱斯特爸爸为儿子辩护道:“我儿子是爱逃学,但他不会开炸弹恐吓的玩笑。你们为什么一直盯着他不放?”
  皮特解释起来:“警方认为是一个学生打了那些恐吓电话。所有电话都是在上课时间打来的,这意味着只有缺勤的学生才能打出那些电话。第一通电话是在半个月前,当时市中学有96个学生缺勤,其中62人是男生。第二通恐吓电话是今天上午10点打来的,我们调查后发现,只有三个男学生在两通电话打来时都缺勤。”
  莱斯特爸爸质问道:“你们调查了另两个男学生吗?”
  皮特说:“我们正准备要调查,但今天下午又来了一通恐吓电话,免去我们的麻烦。三个嫌疑对象中有一人已经在下午回校上课,因此不可能打出恐吓电话。另有一个学生在周末和父母去外地旅行,结果感染猩红热,到现在都还躺在外地的医院里。但恐吓电话都是从本市电话亭打出的,于是他也洗脱了嫌疑。”
  莱斯特爸爸听到这儿,转身看着儿子。莱斯特面色惨白,说:“爸爸,不是我干的。”
  “儿子,我相信你。”莱斯特爸爸说道,但他的嗓音并不那么坚定。
  皮特站起身,递出一张名片:“我希望你和儿子好好聊聊,我相信你能比我们更有效地教育好他。希望明天我们再来时,能从你们口中听到真相。”
  在回去的警车上,吉姆犹豫道:“假如我们判断错了,该怎么办?”
  皮特言之凿凿地说:“你我都晓得,这件事有99%的概率是那个叫莱斯特的学生干的。”
  父子交心
  傍晚时分,吉姆从警局下班,戴夫问道:“老爸,你们查到恐吓电话是谁打的了吗?”
  吉姆说道:“嗯,查到一个名叫莱斯特的男生,你认识他吗?”
  戴夫皱起眉头,说:“当然认识。他有没有承认打恐吓电话?”
  “还没有。”
  “那么你们是怎么把嫌疑人范围缩小到他身上的?”吉姆向儿子解释了他们使用的排除法。
  戴夫继续问道:“那么莱斯特会受到惩罚吗?”吉姆答道:“也许会被罚留校察看吧。”
  戴夫想了一下说道:“也许他只是在开玩笑??”
  吉姆严肃地说:“炸弹恐吓电话可能会引起恐慌,许多人可能因此受伤,这可不是玩笑。”
  戴夫沉默了片刻后开口道:“爸爸,你知道吗,学校接到第一通恐吓电话的那天,我没去上学。而我今天上午也缺勤了。”
  “是的,我知道。”吉姆说道,“我们那时的怀疑对象有三人,但有一名男生躺在外地医院的病床上,不可能打出恐吓电话。那就剩下两名嫌疑人,也就是莱斯特和你。”
  戴夫勉强挤出一丝笑容:“我真是走运,对不对?今天下午第三通恐吓电话打来时,我在学校里,于是嫌疑人只剩下可怜的莱斯特。”
  接着,戴夫舔了舔嘴唇问:“莱斯特的老爸站在他那边吗?”
  吉姆说:“当然,每个父亲都会那么做。”
  戴夫低头不语,过了半晌后叹息了一声,与父亲四目相对:“爸爸,我想你最好带我去警局。莱斯特没有打那些恐吓电话,是我打的,我只是想搞些新鲜的名堂。但是,爸爸,我只打了前两通电话,没有打今天下午的电话。”
  听到儿子这番话,吉姆感到欣慰,于是,他也说出了隐瞒到现在的秘密:“我知道,因为那通恐吓电话是我打的。”
  戴夫惊讶地睁大眼睛:“爸爸,你是想要为我打掩护?”
  吉姆疲惫地一笑:“身为一名警察,我不該这样知法犯法,但作为一名父亲,我在牵涉到儿子的事情上乱了阵脚。我原本一直希望,最终由事实来证明是莱斯特干的。”
  戴夫噙着泪花,说:“爸爸,我会告诉警方,所有恐吓电话都是我打的。我不想让你惹上麻烦。”
  吉姆摇了摇头:“谢谢你,儿子。你是一个让我自豪的儿子,我也要做一个让你为我感到自豪的父亲。”
  • 上一篇: 捉鼠大王
  • 下一篇: 线人
  • 猜你喜欢